<menuitem id="f57jf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注冊
                資訊
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:

                煤炭:新黃金十年開啟?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證券市場周刊  撰稿人:  發布時間:2022年03月25日 瀏覽:
        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         3月15日,電投能源發布1-2月經營數據,公司實現營收47.37億元左右,同比增25.79%;實現歸母凈利潤為10.26億元左右,同比增加80.19%。

                  3月15日,電投能源發布1-2月經營數據,公司實現營收47.37億元左右,同比增25.79%;實現歸母凈利潤為10.26億元左右,同比增加80.19%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是煤炭上市公司首次披露2022年以來的經營業績,這或許是煤炭股2022年一季報的業績縮影,受煤炭長協價上調的刺激,煤炭股2021年盈利增長可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實現“雙碳”目標,中國各省制定了對煤炭消費的限制,“兩會”的表態或將意味著煤炭消費的松動,從而對煤炭企業利潤構成中長期的利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價格中樞上移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兩年多,煤炭價格先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后出現一輪暴跌,此后于2020年二季度開始回暖,2021年繼續延續了這種上漲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3月,超產被納入刑法,內蒙古露天煤礦臨時用地存在爭議,煤炭供應增速開始放緩;此外,產區安全事故頻發,安檢趨嚴,再加上山西、河南等省遭遇極端天氣襲擾,煤炭供需矛盾加劇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種失衡在2021年下半年達到高峰,以秦皇島港Q5500動力煤港口價來看,第一、二、三季度的均價分別為739元、872元、1140元/噸,進入10月份后一度攀升至2500元/噸的高位。為此,發改委不得不祭出《價格法》的大殺招對煤炭價格實施限制,此后動力煤價格出現大幅回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兩會”之前的2月25日,國家發改委下發了《關于進一步完善煤炭市場價格形成機制的通知》(下稱“《通知》”),從多年市場運行情況看,近階段秦皇島港下水煤(5500千卡)中長協價格每噸570-770元(含稅)較為合理。有券商認為,2月底港口和產地長協價格區間的落地,預計長協煤價較2017-2020年增長25%至40%,企業盈利中長期將處于中高位水平,且現貨仍具有彈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泰證券認為,《通知》明確當前長協價是合理的,這在一定程度提出了具體指導,即長協價中樞由535元/噸上調至670元/噸,漲幅達25%,最終落地的價格機制較征求意見稿的價格中樞下調30元,波動范圍上下各減少50元,若未來長協價限定在該區間,煤企的盈利水平較2017-2020年將有較明顯的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與原油定價權主要受制于國際因素不同,煤炭主要生產、消費均在國內,其更受國內因素的影響。據調度數據,2月20日,全國煤炭產量1218萬噸,已恢復至2021年四季度日均產量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受俄烏地緣政治因素的影響,國際煤炭價格持續高漲。2022年年初至3月初,世界三大港口動力煤價格均大幅上漲,其中歐洲ARA港、理查德RB/紐卡斯爾NESC動力煤期貨價格漲幅分別為30%、89.5%、60.3%。2021年,俄羅斯出口煤炭2.14億噸,其中對中國出口超過5000萬噸,預計2022年出口將會增加1億噸,如今俄羅斯被西方國家制裁,俄羅斯煤炭出口的受限推高了煤價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信達證券認為,綜合對2021-2023年國際煤炭貿易市場的供求分析,每年分別新增供需缺口約為5323萬噸、830萬噸及270萬噸,國際煤炭供需趨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話語權提升

                  價格中樞的上移帶來了利潤的爆發,以致不少賣方分析師提出煤炭將有黃金十年,而上一個黃金十年是從2002年中國加入世貿至2011年,期間即便經歷了2008年金融危機,也沒有大幅度降低煤炭企業的利潤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上一個黃金十年終結于2012年,原因是眾多小煤礦的無序擴張和擴產導致產能過剩,再加上經濟增速下行,煤炭企業利潤大幅下降,全行業除了中國神華等少數企業維持微盈利之外,大部分企業陷入虧損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2016年,中國在煤炭、鋼鐵等領域推出供給側改革,加上行業虧損導致的自然退出,規模以上煤企的利潤也從2016年的不足1000億元上升至2017年的接近3000億元,并在此后三年維持在2200億元以上的水平,2021年利潤總額超過7000億元,創歷史紀錄,該年行業ROE超過25%,堪稱暴利行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與利潤上臺階相伴的是行業集中度的不斷攀升。據CCTD中國煤炭網數據,2月下旬以來,全國煤炭日產量持續保持在1200萬噸以上,陜西、內蒙古、山西日產保持在900萬噸以上,晉陜蒙三省的產量占據了中國煤炭產量的75%以上,比2021年的占比72%水平更高。自供給側改革以來,除了新疆外,大部分新增產能均位于晉陜蒙三省,位于三省的煤炭企業也成為受益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產地集中外,煤炭企業的市場份額也走向集中。據煤炭工業協會數據,2021年,中國共有15家煤企產量在5000萬噸以上,合計產量為24.6億噸,占全國原煤產量的60.5%。其中,國家能源集團、中煤集團等6家煤炭企業2021年產量過億,合計18.5億噸,占全國原煤產量的45%,前十家原煤產量占比超過53%。2018年,原煤產量前十大企業合計市場份額為42.35%,在短短三年內前十家企業的原煤產量占比提高了10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從規模以上煤炭企業數量看,2011年,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的數量為7700家,2021年規模以上煤炭企業的數量為4343家,在十年時間內煤炭企業的數量已經下降了超過4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煤礦數量的變化也反映了這種話語權的提升。據國家發改委數據,截至2021年7月,全國煤礦數量已經從2015年年底的超過1萬處縮減至4700處左右,在五年時間內下降超過一半,大量小煤礦退出了歷史舞臺,單個煤礦的產能由58萬噸上升至110萬噸,已建成千萬噸的煤炭50多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煤炭產業的下游主要為電力、水泥及鋼鐵領域,但其中的電力、水泥等集中度并不高,這也為煤炭企業的強勢創造了條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供需緊平衡

                  中長期看,如果不爆發大的內外部經濟危機沖擊,煤炭行業的供需緊平衡格局依舊,這也撐起了行業的利潤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信達證券認為,“十四五”期間在GDP保持年均5%的增速下,充分考慮新能源替代,煤炭消費仍將有年均4000萬噸的增量需求;當前正處于煤炭新一輪周期上行的早中期,基本面、政策面、公司面共振,煤炭供給在“十四五”或難響應需求增長,價格維持高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動力煤下游需求最主要來自火電,占比達到60%,而火電在未來還將保持小幅增長的格局。廣發證券預計,“十四五”火電用電需求年增長有望維持2-3%的水平,十年維度看煤炭消費仍將逐步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據煤炭工業協會的信息,煤炭占中國一次消費能源比重約為60%,2019年為57.7%,到2030年煤炭還將占50%以上。廣發證券認為,總體來看,未來十年,煤炭消費量有望適度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兩年,用電量的超預期增長也帶來了火電發電量的快速增加。2020年至2021年,全社會用電量在月度、季度和年度三個維度均實現了超出預期的高速增長,年度用電量增速分別為3.96%和10.67%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這種供給瓶頸或許會持續很長時間。2022年前兩個月,中國原煤產量6.87億噸,同比增10.3%,但這是在保供狀態下的產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民生證券認為,保供狀態下的高強度生產預計難以持續。隨著保供進入尾聲,鄂爾多斯地區的煤炭產量已經較高點下滑,產能核增的礦井在“保供”后若不能及時辦理相關手續,或只能按照原產能生產,此外還有部分礦井為了保供將停產檢修延后進行,保供結束后檢修或增多,保供期間的高產量預計難以持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增煤礦產能也處于低位。2012年后煤炭固定資產投資持續下行,直至2018年下半年才轉正,2020年小幅下滑,民生證券預計2021年絕對量依然少于2015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即便是2021年大賺7000億元的利潤,規模以上煤炭企業的期末總資產為67995億元、負債為44118億元,資產負債率接近65%,資本開支的能力并不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Wind數據顯示,2021年煤炭行業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小幅回升,但從絕對量看仍大幅低于2011-2015年時期;同理,上市公司構建固定資產的現金流也處于相對低位,且新批產能的建設周期長達3-5年,對短期內的供給影響有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海外供給看,除俄羅斯存在增量可能外,自國內限價后,進口煤價先同步下跌,隨后自2021年11月與國內煤價出現分化,海外煤價率先反彈;到2022年1月末,澳洲動力煤價格達到263美元/噸,創歷史新高,境內外煤價出現倒掛,日益減弱的價格優勢將使得進口量難以大幅增加。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褚贊贊
                分享文章到:
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瀏覽次數:
                】 【 打印本頁】 【 關閉窗口

            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本網站注明“來源:中國建材信息總網”的文本、圖片、LOGO、創意等版權歸屬中國建材信息總網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,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建材信息總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,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無意在本網發布,請在兩周內與本網聯系,本網經核實后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                京ICP證040699號-1
                因特網信息服務:電信業務審批[2004]88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070號 廣告經營許可證:京海工商廣字第9990號
                japanese日本人妻共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f57jf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科匯聯承辦,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,portal門戶,輿情監測,搜索引擎,政府門戶,信息公開,電子政務